三年已过 硅谷女性及其他种族人口仍占少数

互联网国际新闻 admin 438℃ 扫描二维码

  如果你想让科技界有更多女性和弱势群体,首先你需要数据。而这些数据的公布竟然是女工程师的一篇博客。

  论起硅谷,有两件事是肯定的:

  1. 大部分人都是白人男性。

  2. 除了数据还是数据。

  但在科技行业里,具体究竟有多少白人,多少男性?没人知道。那么多公司以研究数据见长,但却没人想到要用数据来研究最明显的一个社会现象:多元化的缺乏。

  这并不是因为没有人对这个论题感兴趣。最近有记者试图调查知名大企业的员工人口分析,但无一成功。这些公司大多数都对联邦监管机构号称他们的人口情况属于“商业机密”,若是泄露可能会造成“商业损失”。虽说记者借着信息自由法(FOIA)要求查看公司每年的分析表,但依然遭到了拒绝。只有因特尔和思科等极少数的公司公布了员工中各人种所占比例。

  三年前,一位女工程师在Pinterest上发布了一篇博客,自那以后一切都有了转机。硅谷的最知名的大公司开始纷纷公布员工人口分析报告,而且公布的公司也越来越多,如今已经达到了250家。随着数据的公开,我们也终于看到,女性和其他弱势群体受到的待遇是多么不公平。

  2013年10月11日

  2013年10月11日,Tracy Chou在Medium上发布了一篇文章:数据都去哪儿了?(Where are the numbers?)。在那之前Tracy曾参加了一个女权会议,会上Facebook COO Sheryl Sandberg提到女性在科技行业的苦境,以及性别差异确实越来越大的事实。Chou意识到:这些都是事实,但他们找不到任何确切的数据。

三年已过 硅谷女性及其他种族人口仍占少数Tracy Chou

  Chou在Pinterest任职工程师之前曾在Google、Facebook和Quora等大企业工作过。借着自己的人脉关系,她私下跟踪了数家科技公司的女性员工数量。在Chou看来,一个以数据为主的行业,以实验、A/B测试和成果指标衡量为骄傲的产业里,竟然找不到官方的女性员工人数统计——天底下没有比这更讽刺的事情了。

  “作为一个在硅谷工作的工程师,我实在不敢想象没有数据该怎么解决问题。多元化是我们共同的目标,但相关数据居然无处可寻。掩盖数据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如果我们只公布好看的数据,那真正的问题永远都无法解决。”

  在雇主的支持下,Chou公开了Pinterest的数据:89位工程师中,11位是女性。Chou支持读者们也加入她的行列。之后的一星期内,50多家公司的员工都公布了自己公司的数据,其中包括Dropbox、Rent the Runway、Reddit和Mozilla等等。

  Chou的博客正好赶上了硅谷多元化推行的热潮。当时不少知名技术公司都被施压,被要求公布员工人口数据。在Chour发布博客的那段期间,Twitter正因为董事会的八名成员都是白人男性而遭到攻击。(Twitter很快任命Marjorie Scardino为新董事会成员,改善了这个情况。)2014年3月,Jesse Jackson公开表示他希望可以改善硅谷科技公司的包容性。同时《琼斯夫人》(Mother Jones)杂志社记者Josh Harkinson则多次根据FOIA(信息自由法)向劳工部申请要求查看前10强科技公司的人口信息。

三年已过 硅谷女性及其他种族人口仍占少数Marjorie Scardino

  所以说Chou的博客发布的正是时候。据小道消息,她的文章甚至直接传到了Larry Page的办公室里,成为了Google走向人口数据透明化的契机。

  2014年5月,Google终于公开了员工人口数据。外界的担忧终于被证实,员工人口中70%为男性,白人比例占到61%。而技术人员和领导层的数据更难看,全球Google员工中女性领导占到21%,技术相关职位则只有17%是女性,而美国范围内处在领导层和技术相关岗位的黑人和西班牙裔比例少于2%。继Google之后,Apple、Facebook、Twitter、Amazon和Yahoo等科技巨头也纷纷公开了数据,事实证明Google的这种现象其实在整个科技行业中普遍存在。就如人们怀疑的一样,科技行业就是男性和白人的世界。

  3年后

  如今Chou的数据库中已经有了250多家公司,公开人口多元化分析报告也成为了科技公司的日常。当然,数据本身的改变还是要待以时日。Apple的科技岗位女性员工比例在近两年里从20%上升到了23%;整体员工中黑人比例从7%提到了9%;西班牙裔员工比例则从11%涨到了12%。在Facebook,科技岗位上女性员工比例从15%上升到了17%,黑人和西班牙裔员工比例则没有变化,分别为2%和4%。Google也在逐渐进步,黑人和西班牙裔员工比例依然不变,但科技岗位的女性员工比例也提高了2%。

三年已过 硅谷女性及其他种族人口仍占少数9家科技巨头的最新人口比例分布。

  从百分比来看,这些变化似乎不算什么。但这些公司都有着成千上万名员工,因此多一个百分点就意味着多了几百名甚至几万名员工。安妮塔·伯格妇女与科技研究所(Anita Borg Institute)副总裁Elizabeth Ames表示:“一年内整个行业的百分比就上升5%这种剧变是几乎不可能的。”Ames指出学习相关专业的女性太少也给推行多元化带来了不少困难。“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生的女性比例并非是一夜之间从37%骤减到18%的。冰冻三尺非一夜之寒,想要重新恢复到原来的比例也是需要时间的。”

  但倡导者们却对硅谷和它的文化逐渐失去了耐心。Code 2040等机构指出有计算机科学学位的毕业生中,黑人和西班牙裔的比例仅占18%,能进入顶尖科技公司的人则更少;也就是说,与其说这些大公司的新人筛选流程不公平,不如说弱势群体遭到歧视的这种社会现象才是根本原因。Facebook在2016年的员工人口多样化报告中提到:“事实证明,一个群体若是想在科技或其他行业提高地位和比例,那首先要让更多人获得通过公共教育系统学习专业知识的机会。”但Facebook因此遭到了攻击和辱骂,Slack工程总监Leslie Miley怒斥Facebook的自我辩护“根本就是侮辱”,而成百上千的网民们都在Twitter上用#FBNoExcuses(Facebok别找借口)的标签来表达愤怒。科技公司已经无法为多元化的缺乏推卸责任了。

  Freada Kapor Klein指出:“不管是计算机专业毕业生中的弱势群体所占比例太少,还是科技行业的企业文化太偏向于强势群体,这些问题其实都是根深蒂固的系统性歧视所造成的产物。”Freada Kapor Klein是Kapor Center for Social Impact的合伙人之一,同时她也是科技界包容性和多样化的倡导人。过去几年来相关的博客和推特越来越多,但弱势群体的数据却没怎么变动。Klein认为这种现象“令人惊恐”。

  Chou的事业有了很大的转机。今年6月,她从Pinterest离职加入了Klein,继续推动着硅谷文化的转变。Chou和Erica Joy、Bethayne McKinny Blount、Laura I. Gomez、Y-Vonne Hutchinson、Elle Pao以及Susan Wu一起开始了Project Include项目。这个项目共有87份开源代码,可以为推进多元化的公司提供个性化推荐。Project Include提供的方案非常具体,例如“在创业公司招的前25名员工中一定要有HR”、“跟踪弱势群体员工离职时间和理由”等等,而不是“赞助一次有关多元化的会议”或者“发动一次母乳快递服务”等等表面光鲜亮丽但效果却不一定持久的肤浅计划。

  Chou指出向Pinterest这样员工规模约为500名的创业公司在整个行业中尤为重要,因为比起大公司,这些创业公司更容易达到人数均衡。“那些面向消费者且客户众多的公司则更是重要,因为他们很有可能会把多元化和包容性的问题作为公司的一个亮点特别强调。”过去2年里,Pinterest的女性工程师比例从12%上升到了19%,比同行业的公司要多了几倍。Chou表示,向Pinterest这样的公司规模“绝对不小,但还没有大到能够推动行业前进的地步”。

  但在整个科技界都在向着多元化努力的时候,Uber、Lyft、Snapchat还有不少公司至今没有公布多元化数据。我们曾尝试联系这些公司获取信息,但得到的只有拒绝;或者像Lyft则是彻底无视。Google、Facebook、Amazon这些公司虽然还没有彻底做到多元化和包容,但至少他们已经行动了起来。

点赞 (0)分享 (0)